記事一覧

【企劃】PMP 小說 兒時記憶

<此為共構劇情> 文:AHen、小黑(捷德主視角)

似乎是不知不覺的陷入了深沈的夢中,不……還是說那是過去的記憶呢?


被父親牽著手,視線所能看見的是他那張一絲不苟的側臉,不過要比我所印象中的要年輕的多了,身旁的景象總覺得陌生卻又有股熟悉感。在越過了大門與修剪整齊的樹籬後,顯現於眼前的是一幢美麗的宅邸。

「等等要有禮貌點。」和記憶中沒什麼兩樣的低沈嗓音如此告誡我,緊捏了一下他的手指,進行我微小的反抗。

然後眼前沈重的大門打開,嘎吱的聲響讓我不由得僵直了肩膀,母親纖長的手指從背後按上我的肩膀,總覺得喘不過氣……無處可逃。

「唉呀……」父親揚起熱情的音調:「我就是格納.約科,旁邊的是內人米莉莎和犬子……」他忽然揪住我的手臂,把我拉了出去。

「捷德。」

一開門,黑色印象印入客人眼裡,奈哲爾凌然站在門口開門,一旁的君主蛇靠過來看著客人,沉默約一秒後奈哲爾淡淡的開口:「奈哲爾.麥斯威爾,請進。」屋主邀請客人進入,在一旁微微鞠躬後的老總管海登烈,為自己的主人關上大門,並且跟在最後頭。

黑色的衣擺隨著走路的風揚起,奈哲爾領著客人們走過走廊,牆上掛滿了收藏的畫,過走廊以後就是儉約而不奢華的客廳,奈哲爾示意客人隨便坐,自己便坐在平常坐的位置,輕輕喚了聲海登烈總管,老總管靠過去聆聽主人的命令以後便回答:「是,老爺,我這就去叫少爺。」

幾分鐘後,在格纳與奈哲爾聊天,而奈哲爾本身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的同時,老總管帶著有著與屋主相似臉蛋與一樣髮色的孩子靠過來,臉上微微的紅暈似乎有些膽怯,奈哲爾站起身後將兒子的手牽過來介紹:「這是我的獨子,布萊茲、向人家問好。」

「約科先生、夫人,你們好……」布萊茲緊緊抓著父親的衣角,似乎對於陌生人相當緊張,然後布萊茲眼神晃到約科家的孩子身上,年齡似乎與自己相近啊。

望著眼前顯得嬌弱又膽怯的小少爺,有些興趣的捷德瞇起了眼睛打量著,該說是因為年紀相仿,還是說只是自己突然起了點共鳴,這點他無從得知。

「我是捷德。」改不了冷淡的語氣,捷德感覺上心不甘情不願的伸出了手。

「布萊茲,站好,注意你的姿勢。」環著手,奈哲爾表情似乎有些不悅。

布萊茲立刻把抓緊衣服的手縮好站好姿勢以後,怯怯的伸出手握住:「布萊茲。」似乎很少與近乎同齡層的接觸,布萊茲的眼神看的出驚慌。

「……」上下的握了一下對方的手,捷德這才注意到自己臉上還是擺著那種態度,趕忙換上笑容:「你好、請多指教。」

『對方在怎麼樣看起來都是無害的』捷德暗暗的這麼想。

布萊茲見對方笑開以後,想也沒有想對方是不是真的在笑,這似乎以他現在的年紀很難理解這種事情,布萊茲滿臉稚嫩的通紅回以微笑。

「請問……奈哲爾先生,我請夠請布萊茲帶我參觀您的宅邸嗎?」決心想離開父母的視線,捷德直接向眼前的黑色男人發問。

「……請便,但是不准進去書房。」奈哲爾淡淡的看了一眼客人家的兒子與自家兒子後這麼回答,還特別附屬什麼地方不可以進去,布萊茲倒是很驚喜的看著捷德,從來沒有人邀請自己一起做任何事情呢,似乎很高興。

「那可以拜託你嗎?」壓低音量,不想讓身後的父母聽見自己語氣中的興奮:「你想去哪裡玩?」

「都可以喔,捷德想先參觀哪裡呢?」布萊茲臉頰上面帶著微笑,似乎想以對方的意願為優先考量,畢竟人家是客人:「除了書房以外都可以。」

「可是我對你家裡不熟啊?」晃了晃頭,左顧右盼了一下:「布萊茲最喜歡哪裡?」

先將人帶離開客廳以後,布萊茲擠著眉頭思考的模樣似乎是從父親那學來的,他仔細想了想:「啊!後花園,可是……」布萊茲看了一眼捷德,似乎有秘密,卻不確定捷德會不會告訴父親。

「可是什麼?」一離開壓力的來源,捷德馬上開始忍不住好奇心左右張望:「是秘密的話,我發誓我可以替你保密!」甚至還做出了宣示般的手勢。

「……你保證?」布萊茲睜大雙眼,似乎正在看捷德有沒有說謊,不過看了半天他也看不出所以然,只是對於捷德宣示的動作感到很新鮮,笑了以後還是帶著捷德來到了自家的後花園,布萊茲家的後花園有一半是自然生,一半是人工生,有些暐和感卻構築了一種美。

「哇喔……」捷德不由得發出讚歎聲。

雖說自己家中也有這樣子的庭院,但是父親表示不喜歡草坪,因此幾乎都只剩下盆栽和幾株被修剪地四四方方的樹木,剩下的都被石造鋪路所掩蓋了。

「這裡好漂亮!」在原地自轉了幾圈,將風景大致上納入眼中:「很漂亮啊~!」

布萊茲確認屋內的父親沒有注意到這邊以後他往花園的深處走,其實他要給捷德看的不是花,而是……

「阿勃梭魯,出來啊、有新朋友喔。」布萊茲朝著茂密的野生花叢中輕喊著,不久後叢中有了動靜,一抹白色的身影從裡頭走出。

「呃!?」發現眼前的是傳說中的災厄之獸,捷德不由得往後退卻:「布、布萊茲……」

「不要緊,阿勃梭魯是我的朋友。」布萊茲笑著撫摸著他銀白色的棕毛,阿勃梭魯紅色的雙眼盯著捷德看,不過這隻阿勃梭魯的尾巴似乎裂了一角不再癒合的樣子。

見到布萊茲似乎完全不害怕的模樣,吞吞口水後靠近看著那隻美麗的獸:「他受傷了嗎?」

「好像第一次見到牠就是這個樣子了……啊。」布萊茲摸了摸牠的尾巴,似乎想起了什麼:「你要保證絕對不可以說出去喔,尤其是我父親……」布萊茲講起父親的同時似乎有些膽怯。

「才不會呢!我答應你!」大人什麼的最討厭了,這是捷德對於父母的感想:「這是我們之間的祕密。」

想起有某種手勢代表著約定,捷德對著眼前的孩子伸出手,比出六的數字:「這個……我答應你?」

「哈哈,這也是某種儀式嗎?」又開了眼界,布萊茲伸出手跟著對方做一樣的手勢:「背叛或說謊的人會被黑夜魔人抽走靈魂喔!」布萊茲拿起父親的神奇寶貝開起玩笑了。

「嗚……」原本只打算說會被臭泥塗臉的,布萊茲笑著說出的誓言讓捷德抖了一下,「好……會被抽靈魂喔。」聲音有點顫抖,但是氣勢不能輸。

  *  *  *

然後愉快的畫面忽然化做輕煙般的飄開了,隨之傳來的是聲音,隔著什麼東西似的,傳來悶悶的,卻激烈的聲音。

「你說什麼!」那是父親的聲音,捷德聽的出來他似乎非常憤怒。

「居然說我們的生意是惡劣的勾當!你……你的魔術才是騙小孩子的把戲呢!」

奈哲爾背對著憤怒的格納,雙手放在背後看著書房的落地窗外,窗外的陽光打在奈哲爾身上顯得地板上同樣是黑色的影子使他更有壓迫的氣息,他淡淡的回應:「哼,如果你不用這樣的手段來賺取錢財的話,我或許會跟你合作。」

背後的桌面有些許焦黑以及被燒掉一半裝的大筆錢的皮箱子,一旁的黑夜魔人似乎很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房門被迅速的撞開,父親那張揪在一起的臉孔令我有點害怕。

「你會後悔的!混帳黑傢伙!」完全不顧形象,持續破口大罵,格納一把抓起門外被嚇著的兒子,硬是將他拖離了朋友的身旁。

「等、等等,呃……」父親的腳步快的難以跟上,我跌跌撞撞的被半拖在後方。

『我都還沒跟布萊茲說再見啊!』努力的扭頭找尋玩伴的身影。

聽著離去的人,仍然背對的奈哲爾默默的道出清楚的忠告:「賺取錢財就像戰鬥,要打就要公平的打,要賺也是要公平的賺。」一旁的君主蛇因討厭的客人離開以後獲得放鬆,靠過去以後讓奈哲爾撫摸,看不到表情。

眼見夢境中布萊茲離捷德越來越遠,表情上滿是不解以及恐懼,似乎說了什麼捷德聽不到,最後轉過頭牽著奈哲爾的手一起消失在黑暗中。

「再見……」對著黑幕,男孩無力的說道。

隨後黑幕又像是播放電影般,在空間中投射著其他影像,景象一幕又一幕的切換著。

觀賞者,我明白那是我持續地偷溜回那塊美麗庭園的事實。

不想離開好不容易得到的喘息的時間……

自然的草木沒有被束縛住……

然後每次去,都有我的朋友……

我的眼皮沈重又灼熱,燒毀了眼前的那片庭院。

『居然跑去那間瞧不起人的家!』

『你是在丟你家族的面子嗎?!』和那天同樣的,憤怒的聲音伴隨著火辣辣的疼痛一起衝上腦袋。

一下、一下、又是一下……麻痺感使人分不清楚手指是否還和自己的身體相連。

然後從此之後,我已經見不到那個庭院了吧?

我又跌回黑暗的湖底、幽暗又悶熱……

留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