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一覧

【企劃】PMP 小說 聖誕節上

<此為共構劇情> 文:AHen、阿炎

今天是聖誕節,位於羅莎鎮不遠郊區的麥斯威爾宅邸,今晚燈火明亮,屋子外頭裝飾著應景的燈飾與巨大的聖誕樹,而屋內身為屋主的奈哲爾.麥斯威爾,直接把家裡的客人全數丟給海登烈,獨自一人坐鎮在客廳的通訊電話隔壁似乎在等待,表情十分不悅,根本沒人敢靠近或者搭話。

而幾分鐘後真正等到自家兒子電話的時候卻是無法回家的消息,更令他大為不爽,雖然在通話時沒有對兒子說了什麼,不過在掛上電話以後直接對回到家中過節的山男踹了兩腳消氣,當時他正對著自己記不得是誰的男性客人搭訕,所以很理所當然的直接踹了下去。

難得在聖誕節還有這麼多空閒時間,剛結束演出的可恩妲特兒沒有回到米斯克的宅邸,而是直接前往麥斯威爾家赴宴,沒有換衣服的她穿著指揮家的燕尾服來到會場,然後看到了臭著一張臉踹山男的奈哲爾:「聖誕節快樂,奈哲爾、山男。」她走過去,微笑著向兩位打招呼。

「聖誕快樂。」依然淡淡的回應,奈哲爾坐回沙發上環著手,而山叔則是稍微寒喧下後又閃進人群,他可不想再掃到颱風尾,奈哲爾用手撫了撫緊皺的眉頭,並吩咐海登烈為已經是熟客的可恩妲特兒上杯珍藏的葡萄酒。

「謝謝。」接下了葡萄酒,可恩妲特兒坐在奈哲爾對面的沙發上啜飲著,看眼前的宴會主辦人的臉臭的跟什麼一樣,她張望了一下想找出原因,最後發現了那個孩子似乎不在:「布萊茲趕不回來嗎?」她問,同時覺得有點可惜,自己在回來羅莎鎮的路上還特別買了節日限定的糖果要給他呢。

「嗯。」冷著臉簡短的回應,奈哲爾一想到兒子的事情火氣又上來,開始回頭尋找山男的蹤影,可惜人已經跑遠了,深深呼出一口氣,海登烈一抽空後就替主人上點酒。

「沒有想到妳今天能抽空來。」他看著可恩。

「我也沒有想到表演這麼快就結束了,我以為竹樂會幫我把行程全部排滿,好讓我逃避現實。」放下高腳杯,可恩妲特兒有意無意的用右手撫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似乎在想些什麼而有些落寞,但她立刻打起精神溫柔的笑著:「不過算了,難得的休息時間,還是好好玩吧。」

放下酒杯,奈哲爾對於可恩的想法並沒有任何表示,一陣沉默一後他淡淡的回應:「如果我的人有消息,我會通知妳的,現在只希望有更特別的特徵或線索。」他了解失去至親的感受。

「線索什麼的就只有長相和名字啊,不知道尹有沒有帶著樂譜跟綴飾……」一指輕抵著下巴,可恩能夠整理出的情報也只有這些:「不過沒關係的,我想那孩子一定會和布萊茲一樣是個乖孩子,找回他只是遲早的問題呢。」她的語氣似乎不在意這件事,又或者是莫名的直覺給了她希望。

「關於孩子的話題到這裏打住吧,你前些日子的表演我有在電視上看到呢,」結束了會令人尷尬的話題,可恩想起之前在中場的時候看到奈哲爾在表演魔術的實況轉播:「每次看都令我驚奇萬分,真的好有趣啊。」

「謝謝,我自己很多地方需要再加強。」奈哲爾頓了頓後謙虛的回應,然後默默在心底記起可恩他孩子的攜帶物品,準備晚些吩咐給海登烈,繼續回應:「妳所主場的音樂會,也總是讓人驚艷,從以前就是,在音樂中帶給人感情。」奈哲爾感想如此。

「富含感情的音樂才能獲得共鳴,就像輕快的曲子能給人愉悅的心情,就指揮技術我也還有的學呢。」虛心收下奈哲爾的稱讚,可恩輕啜紅酒潤潤喉:「我們樂團的行程也暫時告一段落了,如果你們需要背景演奏的話,隨時奉陪喔。」她微笑。

「知道了,謝謝。」隨著家中客人再度多了起來,笑鬧聲不斷,似乎不太習慣這樣場合的奈哲爾拿起杯子,打算走至自家後花園,說也奇怪,明顯不喜歡舞會的人卻辦起宴會來了,山男倒是玩的挺愉快的,但奈哲爾並不這麼想。

眼瞄了在和男性賓客搭訕的山男然後眼光大略掃過會場,宴會中並沒有其他較為熟識的人,於是可恩同樣拿起酒杯跟著奈哲爾的腳步,邊走,她有些好奇的問:「我記得你是不太會舉行宴會的人喔?奈哲爾。」

「……因為尤娜喜歡家裡熱鬧些,尤其是節慶。」走出客廳到了陽臺上,總算安靜許多,奈哲爾靠著欄杆後回應:「我倒是樂於獨自窩在書房內不出來。」他冷笑了下後回覆平淡的表情。

「是為了她啊……」可恩輕笑,然後抬頭看著正在飄落的細雪,她伸手讓一朵雪花落在掌心,看著雪花在自己手中融化,然後呢喃著:「不知不覺……也這麼多年了……」可恩的眼神帶著一絲哀傷,不過立刻又恢復的平常溫和的模樣,而且似乎是起了難得的玩心,她把酒杯放到一旁,然後用欄杆上的雪堆起一個小雪人。

搖晃了下杯子,奈哲爾喝下最後一口紅酒,看著可恩的舉動倒是見怪不怪,想起以前有時候還會配合尤娜再加上山男等等的一起鬧,最後把他弄火了之後卻是山男獨自一個人去罰跪收場:「嗯。」依然簡短的回應。

把巴掌大的小雪人放在欄杆上,可恩用手指小心的替小雪人加上表情,然後就讓笑的開懷的小雪人待在欄杆上了:「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是罰跪然後被我們用雪堆起來的山男嗎?」她歪著頭思索。

「哼,或許吧。」奈哲爾並不意外可恩與自己想同件事:「不過那傢伙學聰明了,懂的會閃我了。」所以才令他更不悅。

「欸、居然會閃了,」可恩想起以前他們一起玩雪後山男每次都一樣的下場,她忍不住笑出聲來:「這樣就少了樂趣了呀。」她好懷念自己和尤娜聯手用雪把山男埋起來的日子。

奈哲爾一時沒有回應,他只是閉上眼露出少見的微笑、最後兩人沉溺在過往的舊記憶中。

留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