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一覧

【企劃】PMP 小說 聖誕節下

<此為共構劇情> 文:AHen、小黑

聖誕夜過後就是新的一年,羅莎鎮已經開始下雪了。

夜晚,結束宴會後,老總管海登烈開啟火爐、忙著將屋內的溫度上升些,奈哲爾拿起書房中沒看完的書本坐在客廳閱讀,好轉移兒子不回家的怒氣。

時間也有些晚了,奈哲爾放下書本看了眼窗外,今晚的雪下的很平靜,回過頭打發掉有些太過盡責的海登烈,要他早點去休息,沒過多久,在風雪中聽見敲門聲,奈哲爾站起身後親自去開門。

一個渾身髒污,顯得有點落魄的年輕人站在門外,他手上抓了把雪,按在左手拇指的位置,白雪被染的通紅。

似乎是訝異於門被如此迅速的打開,他楞了一會兒才開口:「抱歉這麼晚來叨擾,麥斯威爾先生。我是捷德˙約科……布萊茲的朋友。」

起先是一陣皺眉,奈哲爾在看清楚對方是誰以後讓開自家門的入口處讓捷德進入,已經先早一步讓海登烈去休息了,客廳中只剩下奈哲爾與眼前的孩子,他拿起自己掛在門口的厚外套給捷德披上後讓對方待在客廳,自己先去找家裡的醫藥箱。

「讓我看看。」幾分鐘後奈哲爾拿著醫藥箱走回客廳,他指了指捷德的傷口處,表情微微疑惑,似乎想理解這孩子在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捷德沉默著將手上覆蓋的白雪弄掉,露出缺失掉大拇指的左手:「我得要先找個地方躲避……才能找醫生。」

看見傷勢的嚴重性以後,奈哲爾再度皺眉,抓住捷德的手以後先替他止血,然後掏出通訊器打給自己的私人醫生,要對方過來一趟,轉過頭、略帶怒氣的命令:「醫生幾分鐘就過來,你給我乖乖坐在這等,哪都別去。」雖然不曉得對方怎麼傷成這樣,但多少應該與他父親有關,幾年過去還是自以為是的人,奈哲爾決定先暫時保護這孩子,讓他在自己家安頓。

「抱歉……給您添麻煩了。」乖乖在沙發上坐下,老實說自己也沒有任何多餘的體力了。

「斷掉的那截手指我也有帶著,運氣好說不定還能接上吧。」從口袋中掏出一小包東西,裡頭也塞滿了雪。

幾分鐘後醫生來了,與奈哲爾似乎是熟識,兩人稍微寒喧一下後奈哲爾讓醫生把人帶回自己的寢室做傷口處理,的確、運氣好這孩子的手能保住,在醫生做處理的同時奈哲爾在一旁陪同,醫生在捷德的手上做局部麻醉以後開始處理。

神經漸漸鬆懈了下來,強烈的飢餓和痛楚才一次回到自己身上,捷德不太舒服的晃晃頭,希望保持清醒。

靠在寢室的牆壁環著手,奈哲爾看了眼捷德,對方似乎很累,決定等他復原以後再問個清楚,淡淡的問:「吃過東西沒有?」

他只是輕輕的搖了頭,沒什麼力氣回話。

奈哲爾什麼也沒有說後起身走出房間,往廚房的方向去,他記得家裡還有容易消化的燕麥片,冰箱裡還有牛奶,打開爐子後簡單的將燕麥與牛奶倒近鍋子裡煮成粥,因為不曉得對方喜好,奈哲爾只好將冰箱的肉片與蔬菜熱好後擺盤,在附上白麵包以後一并端回房間去,此時醫生的處理也差不多了,就醫生說傷口照顧的好就沒有什麼大礙,最後告辭。

送走醫生以後奈哲爾皺眉看了眼整隻包起來的左手,他將食物放在旁邊的床頭櫃上:「不曉得你喜歡吃什麼,就把冰箱裡的食物隨便弄一弄了,吃吧。」拉了張椅子坐在床邊,奈哲爾的臉色似乎不是很好看,雖然他人看不出來他其實是在擔心眼前的孩子。

疲倦的將眼轉向食物,然後又看向黑色的男人:「謝謝您、麥斯威爾先生……」

明明自己幾乎算是個全然的外人,但卻還是受到了這樣的照顧,這份恩情到底該怎麼回報?

老實說捷德感到惶恐不已。

……也難怪布萊茲是那樣的個性嗎?想到這裡,不由得扯嘴苦笑。

伸手想拿過櫃上的餐盤,不過疲軟的手指有點不聽使喚,捷德笨拙的嘗試幾次後,有點厭煩又無可奈何的躺下。

「不會,不用謝。」簡短回應,放鬆緊皺的眉頭,奈哲爾直接抄起湯匙,餵捷德吃粥,對方手受傷也不好行動:「多少吃些補充體力。」

「呃,唔嗯……」看著湊在自己眼前的湯匙,捷德感到莫名的不好意思,不過還是甩甩頭,張口咬上。

「真、真是不好意、意思,那個……謝」捷德有點懊惱自己幹嘛節巴的一塌糊塗,用右手抹了一下臉:「……謝謝您。」

「等你好了就得自己吃。」習慣只做不解釋,奈哲爾倒是不在意,為了幾口後放下手上的粥,改塞幾片肉片與麵包給捷德吃,途中沒有說話。

「等復原之後,我會正式向您回以謝禮的。」將食物都吞了下去,捷德開口說到。

雖然正是因為知道布萊茲不在才會跑來求助,但大半夜讓孤單的父親照顧兒子的朋友也太說不過去。

「不需要,人沒事就好。」奈哲爾閉上眼睛,斷然回絕,食物也吃的差不多了,再次睜開眼睛他帶著略微憤怒的表情:「我倒是、想親自去你的家拜訪一下。」想起幾十年前與這孩子還有他的父母見面,為什麼會這麼說?

因為這孩子受了傷不是跑回家,而是來找自己,這表示約科家根本有問題。

「……沒關係的,麥斯威爾先生。」嘴角揚起笑容,捷德瞇著眼:「那裡已經沒有問題了。」回想起自己離家時的情景,父親那張臉顯示出畏懼,只要等自己體力和傷勢都復原,大概就可以掌控家裡的局勢了吧。

「……是嗎?」沒有繼續多問的打算,既然約科家的孩子說沒問題,那他也不打算多管,奈哲爾開始收拾餐具:「不過,小孩子就該有小孩子的樣子,還沒有見過多少世面的時候可以跟大人們求助的。」他這麼說著,然後深深的看了眼捷德。

「呃。」出聲叫住已經準備離去的奈哲爾,捷德張口欲言又止:「……感激不盡。」心情是如此的激動,除了感激之外還有一股暖意。

「新年快樂、.奈哲爾先生……」以名稱而不用姓氏稱呼,捷德向眼前的人說了與父親同樣的祝賀,但其中包含的心情是如此的不同。

「好了,暫時住下吧、好好休息。」奈哲爾露出了少見的微笑,拿著餐具走出寢室,順便替捷德關上燈,打算讓他好好休息便沒有繼續打擾,整個收拾好以後拿著棉被至客廳的沙發上,自己也準備要就寢。

留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